• <rp id="jgvjp"></rp>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基礎醫學論文 > 傳染病學論文

        新冠病論文(研究文獻8篇)

        時間:2020-02-29 來源:學術堂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11965字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潛伏期一般為3~7d,多數不超過14d,但目前發現最長可達24天或許更長。以發熱、乏力、干咳為主要表現,少數患者伴有鼻塞、流涕、腹瀉等癥狀。本篇文章整理關于新冠病論文8篇供大家參考!

        新冠病論文第一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臨床CT圖像特點

        內蒙古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影像診斷科 內蒙古自治區第四醫院影像科

          摘要:自2019年底武漢市發現至波及全國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傳染性強、波及范圍廣。但恰至冬末春初,多數的細菌及病毒性肺炎也恰是高發病率時期,早期CT表現存在相似性。故如何盡早提高臨床診斷速度及準確度,并指導盡快篩查接觸者有無感染及高度疑似、確診者的快速隔離已成當務之急。本文將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早期診斷作出分析,旨在提高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認識,為早期診斷、及時隔離與治療提供參考依據。

          關鍵詞:新型冠狀病毒; 肺炎; 早期; CT; 鑒別診斷;

          作者簡介: 趙鵬飛(1988-),男,內蒙古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影像診斷科主治醫師; 喬鵬飛,主任醫師,E-mail:qpfff@126.com,內蒙古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影像診斷科,010050;

        DISCUSSION THE DIFFERENTIAL DIAGNOSE OF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Pengfei Zhao Yuzhen Bai Guangming Niu Aishi Liu Yang Gao Pengfei Qiao

        Department of Imaging, the Affiliated Hospital of Inner Mongolia Medical UniversityMedical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Imaging, the Fourth Hospital of Inner Mongolia

          Abstract:Since the end of 2019, new coronavirus pneumonia was found in Wuhan and spread to the whole country. But just to the end of winter and early spring, most of the bacteria and viral pneumonia were also in the period of high incidence, and the early CT findings were similar. Therefore, how to improve the speed and accuracy of clinical diagnosis as soon as possible, and guide the rapid isolation of highly suspected and diagnosed contacts as soon as possible has become an urgent task. The novel coronavirus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early diagnosis will be analyzed in order to improve the understanding of pneumonia caused by new coronavirus infection, and provide reference for early diagnosis, timely isolation and treatment.

          Keyword: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early stage; CT; differential diagnosis;

          1、前言

          此次自武漢市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下呼吸道分離出的冠狀病毒被定義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簡稱2019-nCoV,其中2019代表最早出現的年份,n代表Novel(新的),Cov代表Coronavirus(冠狀病毒),為β屬新型冠狀病毒,單股正鏈RNA病毒。武漢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攜帶者為野生動物,人感染后引起病毒性肺炎,2020年2月7日,國家衛健委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暫命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英文名稱為“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英文縮寫為NCP,該病可經呼吸道飛沫傳播,亦可通過密切接觸傳播,且存在糞-口傳播、氣溶膠傳播風險,發病率高,傳染迅速。人群普遍易感,老年人及有基礎疾病者感染后病情較重,兒童及嬰幼兒也有發病。新型冠狀病毒不僅可以通過動物傳染給人,也可以通過人傳染人。現已將該病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乙類傳染病,并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內蒙古自治區截止2020年2月19日9時確診75例,疑似17例。

          冬季及初春是呼吸道感染性疾病的高發季節,即使沒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還會有其他的常見肺炎,如細菌性肺炎、支原體肺炎,以及常見病毒性肺炎。常見病毒有流感病毒、副流感病毒、鼻病毒、腺病毒、人偏肺病毒及呼吸道合胞病毒等。因此,不能有這樣的概念,現在得的肺炎就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這就需要盡量做好肺炎的鑒別診斷,特別是在當前疫情嚴重的情況下。

          2、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臨床特點

          2.1 臨床表現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潛伏期一般為3~7d,多數不超過14d,但目前發現最長可達24天或許更長。以發熱、乏力、干咳為主要表現,少數患者伴有鼻塞、流涕、腹瀉等癥狀。重型病例多在一周后出現呼吸困難,嚴重者快速進展為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膿毒癥休克、難以糾正的代謝性酸中毒和出凝血功能障礙。

          2.2 實驗室檢查

          發病早期外周血白細胞總數正常或減低,淋巴細胞計數減少,部分患者出現肝酶、肌酶和肌紅蛋白增高。多數患者C反應蛋白(CRP)和血沉升高,降鈣素原正常。嚴重者D-二聚體升高、外周血淋巴細胞進行性減少。在咽拭子、痰、下呼吸道分泌物、血液等標本中可檢測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但存在假陰性,需多次檢測(≥2次)。

          2.3 CT表現

          2.3.1 早期

          單肺或雙肺局灶性單發或多發病灶,以多發為主,多位于外周或胸膜下,下肺多見。病灶密度不均勻,呈小斑片、大片磨玻璃影、其內可見增粗血管及支氣管穿行,伴有或不伴有局部小葉間隔網格狀增厚;實變范圍小且局限,其內可見空氣支氣管征;磨玻璃影、實變、結節、小結節與空氣潴留并存可引起“馬賽克”征;病灶以不規則形、扇形多見,也可見片狀或類圓形病灶,病灶一般不累及整個肺段;少見縱隔和肺門淋巴結腫大,少見胸膜增厚和胸腔積液(見圖1)。

        圖1

        圖1 患者發熱、咳嗽,武漢疫區接觸史。右肺上葉胸膜下片狀磨玻璃密度影。核酸檢測前兩次陰性,第三次陽性。

          2.3.2 進展期

          雙肺多發磨玻璃影或實變,分布區域增多,胸膜下分布為主,可累及多個肺葉;部分病灶融合擴大,密度增高,呈不規則狀、楔形或扇形,邊界不清,散在多灶性、斑片狀甚至是彌漫性,可多灶融合成大片,呈雙側非對稱性;支氣管血管束增粗或胸膜下多灶性肺實變軟組織密度影,病灶進展及變化迅速,短期內復查形態變化大,可以合并組織壞死形成小空洞,可見充氣支氣管征;部分病例為磨玻璃影或磨玻璃結節,結節周圍病變有“暈征”,少見胸腔積液,極少數或伴縱隔及肺門淋巴結增大(見圖2)。

        圖2

        圖2 患者發熱、咳嗽,武漢疫區接觸史。左肺上葉胸膜下片狀實變影伴邊緣磨玻璃密度影,右肺上葉結節樣磨玻璃密度影。核酸檢測陽性。

          2.3.3重癥期

          雙肺彌漫性病變,少數還可表現為“白肺”.48h病灶范圍增加50%,病灶以實變為主,并見多發索條影(見圖3)。

        圖3

        圖3 患者發熱、咳嗽、呼吸困難,武漢疫區接觸史。雙肺片狀高密度影,實變明顯,并見索條影。核酸檢測陽性。

          3、其他病原體引起的肺炎

          3.1 甲型 H1N1 型病毒肺炎

          潛伏期多為1~3d.臨床癥狀包括發熱、流涕、咽痛、頭痛和/或腹瀉等,體征有扁桃體腫大和咽部充血。化驗示白細胞及淋巴細胞計數不增高甚至降低。CT表現:病變以肺外周靠近胸膜下及肺下葉較多;滲出充血期肺內多發斑片狀密度影,邊界模糊,病變中心區域密度較高,見血管紋理通過;實變期多發大片狀高密度影,有些患者可見“空氣支氣管征”;少見胸腔積液。

          3.2呼吸道合胞病毒肺炎

          多發生于嬰幼兒,潛伏期4~5d,早期多見咳嗽、鼻塞。多數患者有高熱,非持續性,多數為1~4d.輕癥患者呼吸困難、神經癥狀不明顯,中、重癥患者有較明顯的呼吸困難、喘憋、口唇青紫及三凹征,少數重癥患者也可并發心力衰竭。CT表現:病變沿支氣管血管束分布的多個樹芽征和斑片狀實變影,以及輕度的支氣管壁增厚。

          3.3 副流感病毒肺炎

          多發生于弱小嬰幼兒,集中于0.5~2歲的年齡段,全年均可發病,流行多見于冬春寒冷季節。早期有感冒癥狀,流涕、低熱、咳嗽,而后出現咳嗽加重,有痰,呼吸加快,肺內聞及干濕啰音及哮鳴音,合并細菌感染體溫明顯升高,中毒癥狀重,喘憋明顯。化驗示白細胞計數降低,超敏C反應蛋白正常。CT表現:雙肺小葉性病變,少見胸腔積液表現。

          3.4 腺病毒肺炎

          多發生于0.5~2歲的嬰幼兒。潛伏期3~8d.一般急驟發熱,多見自發病第1~2d起 39℃以上的高熱,至第3~4d多呈稽留或不規則的高熱。大多數患兒自起病即有咳嗽,多表現為頻咳或輕度陣咳,可見咽部充血。呼吸困難及發紺多數發生于第3~6d;重癥病例出現鼻翼扇動、三凹征、喘憋及口唇指甲青紫。CT表現:病變以肺下葉較多,主要分布特點為大葉性、肺段或亞段性,早期為為斑片狀、小結節樣磨玻璃密度影,繼而發展為實變影,支氣管壁增厚,可見網狀或條索狀影。重癥病兒可有胸膜反應或胸腔積液。

          胸部高分辨CT檢查會有“同影異病”等假陽性的可能,核酸檢測條件有限、取材問題及其它條件的不允許導致核酸檢測存在假陰性可能,且試劑的生產對于現在的病例新增數稍有“供小于求”的趨勢以及大量疑似病例無法確診的實際情況。不同的病毒感染引起的肺炎早期無論是僅僅依靠臨床表現、血常規檢查還是單獨依靠CT或是核酸檢測,對于當前的疫情來說,“早發現、早診斷、早隔離、早治療”勢必有一定的難度。

          但相比于血常規、核酸檢測,肺CT對于前者來說特異性較強,對于后者來說簡單易行,且據報道后者存在多次檢查陰性可能。對于現在疫情局勢,肺CT(特指HRCT)可謂是減少篩查流程和時間,能夠查漏補缺、防微杜漸,盡快找到更多疑似病例。再者,國家衛健委于2019年2月5日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中,在“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之外新增一個“臨床診斷病例”,并將“疑似病例具備肺炎影像學特征者”作為診斷標準(只限于湖北省之內)。2020年2月18日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中,雖刪除診斷標準之一的湖北省內“臨床診斷病例”一條,但重型診斷增加了“肺部影像學顯示24~48h內病灶明顯進展>50%者按重型管理。”筆者認為,確診NCP不可“單打獨斗”,要多學科相互配合,對于非常時期,也要極大的發揮影像學的優勢,肺HRCT可直觀、動態監測患者治療效果和病變轉歸情況。

          致謝

          本研究所有影像資料均由新冠肺炎疫情防治定點醫院-內蒙古自治區第四醫院影像科提供,謹對在緊張繁忙的抗疫一線還從百忙之中抽出時間積累臨床研究資料的同仁們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參考文獻

          [1]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的通知》
          [2]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的通知》
          [3] 史河水,韓小雨,等。2019-nCoV肺炎影像學表現初探。微信公眾號,2020,01,23發布
          [4] 金晨望,郭佑民,等。 2019-nCoV患者影像學病例分享第一期。微信公眾號,2020,01,27發布

          文獻來源:趙鵬飛,白宇珍,牛廣明,劉挨師,高陽,喬鵬飛.甄別疑似新冠肺炎的CT表現分析[J/OL].內蒙古醫科大學學報:1-7[2020-02-29].
         

        新冠病論文第二篇: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方法與各環節要點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實驗醫學科

          摘要:2019年12月以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引起的肺炎病例數快速攀升。因患者體內病毒核酸的存在是目前唯一的確診依據,而目前臨床上普遍反映核酸檢測陽性率不滿意,故對病毒核酸檢測的實驗室條件、檢驗人員要求及檢測過程中各個環節都有較高要求。本文著重闡述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各個環節中的檢測要點、最新的行業規范及共識內容,同時探討臨床檢測中的疑難問題,以期為新型冠狀病毒所致疾病的準確診斷提供理論依據。

          關鍵詞:新型冠狀病毒;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核酸檢測; 診斷;

          作者簡介: 鐘慧鈺,女,技師,主要從事疾病的分子診斷研究研究; 應斌武,博士后,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實驗醫學科主任/四川大學華西臨床醫學院醫學檢驗系主任。中華醫學會檢驗專委會第十屆委員會委員/臨床免疫學組委員,中國醫師協會第四屆檢驗醫師分會常委委員,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第一屆檢驗醫學專委會常委。第十二批四川省學術和技術帶頭人,四川省高級職稱評審委員會專家。擔任《中華檢驗醫學雜志》《國際檢驗醫學雜志》《臨床化學(中文版)》等編委,第三屆國之名醫(青年新銳)獲得者。主要從事于疾病的分子診斷學研究。負責3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2項科技部重大專項子課題、3項四川省科技廳重點研發計劃及科技支撐項目。已發表論文200余篇,其中SCI收錄第一作者/通訊作者76篇。獲國家發明專利6項。獲四川省醫學會醫學科技(青年獎)一等獎1項,成都市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參編人衛社教材、專著多部,E-mail:docbwy@126.com;

          基金: 四川省科技廳重點研發項目新冠專項(JH20200019);

        Clinical points and experience in nucleic acid testing of SARS-CoV-2

        ZHONG Huiyu ZHAO Zhenzhen SONG Xingbo LU Xiaojun WANG Minjin ZHOU Yi SONG Jiajia LIU Tangyuheng WU Lijuan ZHOU Wenjing YE Yuanxin SI Yanjun ZHOU Yanhong TAO Xintong WANG Nian YING binwu

        Department of Laboratory Medicine, West China Hospital, Sichuan University

          Abstract:The number of pneumonia cases caused by 2019-nCoV(now called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SARS-CoV-2)infections has risen rapidly since December 2019. Because the presence of viral nucleic acid in patients is the only basis for the diagnosis, and the positive rate of nucleic acid detection is generally not satisfactory in clinical practice, so there are high requirements for the laboratory conditions, inspectors of viral nucleic acid detection and other aspects of the detection process.This paper focuses on the current situation, the latest industry standards and the consensus contents of the SARS-CoV-2 nucleic acid testing, and probes into the difficult problems in clinical testing, so as to provide theoretical basis for the accurate diagnosis of the 2019-nCoV pneumonia.

          Keyword: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2019-nCoV pneumonia; nucleic acid detection; diagnosis;

          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SARS-CoV-2,以下簡稱新冠病毒)是一種新型β屬冠狀病毒,屬于單鏈RNA病毒,可引起人類呼吸道感染,其基因特征與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相關冠狀病毒和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相關冠狀病毒有明顯區別,基因組序列約由29 kb構成,擁有10個基因,可有效編碼10個蛋白[1].該病毒感染人類引起的肺炎自2019年12月在湖北省武漢市發現以來,截至2月22日24時,據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現有確診病例51 606例(其中重癥病例10 968例)[2].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于2020 年2月12日正式將其命名為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2(SARS-CoV-2)。由于疫情發展迅速,及時對不同程度臨床癥狀患者及疑似患者進行診斷需要快速有效的方法,而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可為診斷提供直接證據,在目前最新版本診療方案中,新冠病毒核酸的檢出仍是唯一確診依據[3].由于是新發疾病,從新冠病毒所致感染病程到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技術等各個方面均缺乏大量科學數據支撐,在開展核酸檢測過程中的各個環節中存在較多問題。本文將圍繞目前新冠病毒核酸檢測中的關鍵環節及其中可能影響核酸檢測結果及時性、準確性的因素進行評述。

          1、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方法

          在疫情初期,最先檢出新的病原體的方法是下一代測序技術/高通量測序技術(NGS)技術,并很快確定了新冠病毒的核酸序列。隨著疫情發展,國內迅速研發出多種應用于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的試劑盒,絕大多數都基于實時熒光定量PCR(RT-PCR)技術。此外也有非常多的快速基因檢測技術推出,如現場快速檢驗(POCT)技術、卡式熒光PCR技術等,整個檢測流程縮短很長時間,有報道稱最快可以節約3~4 h.和傳統的RT-PCR技術相比,一體化現場快速檢測確實便攜、操作簡單,但是如果過于強調其“快速”的特性,其靈敏度可能受影響,而現實的問題是傳統PCR技術都受到“假陰性”結果的挑戰,在現有條件下,時間的縮短可能會進一步帶來一定程度的靈敏度降低。從技術角度看,在靈敏度和特異度的平衡上,相較一些快速檢測方法,目前平衡性最好的是RT-PCR檢測技術。從過往的重大疫情來看,無論是西非埃博拉病毒、甲流還是MERS,RT-PCR仍是各個部門主推的檢測手段,目前國家已批準上市的試劑盒也均以RT-PCR技術為主。

          目前新冠病毒核酸檢測針對的位點主要包含病毒基因組中3段保守基因序列,即以開放讀碼框1ab(ORF1ab)、 核 殼 蛋 白 (N)基因以及包膜蛋白(E)基因作為檢測靶標,也有少數商品試劑盒同時檢測刺突糖蛋白(S)基因。根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實驗室檢測技術指南(第五版),在實驗室要確認一個病例為陽性,需滿足同一份標本中新冠病毒的ORF1ab及N基因 2個靶標特異性RT-PCR檢測結果均為陽性,或單靶標陽性患者重新采樣/另一類型樣本檢測仍為單靶標陽性[4],故實驗室針對新冠病毒的核酸檢測應至少包含最為保守及特異的ORF1ab區域以及N基因。

        核酸檢測

        配圖 核酸檢測

          2、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樣本類型及病毒核酸檢出情況

          2.1 不同樣本類型中新冠病毒的核酸檢測

          在最新版診療方案中,其確診所提到的核酸檢測樣本類型不僅包含呼吸道樣本及血液樣本,同時在實驗室檢查中增加“糞便樣本中可檢測新型冠狀病毒核酸”[3].新版實驗室檢測技術指南中,又將樣本類型細分,呼吸道樣本包含鼻咽拭子、咽拭子、鼻咽抽取物或呼吸道抽取物、深咳痰液、支氣管灌洗液、肺泡灌洗液,消化道樣本包含糞便及肛拭子,血液樣本包含全血及血清標本,并分別有相應的采集及保存要求[4].由于新冠病毒造成的肺炎為下呼吸道感染,對于已有癥狀及肺部CT改變的患者來說,下呼吸道樣本(如深咳痰液、灌洗液等)為核酸檢測首選,而在新冠肺炎不同的病程中取上呼吸道樣本(如鼻咽拭子)也能檢出病毒核酸。臨床上由于多數患者咳痰困難,取下呼吸道灌洗液樣本操作的生物安全風險極大,故呼吸道樣本以鼻咽拭子及咽拭子為主,而拭子樣本采用目前的RT-PCR試劑盒,據估計只有30%~50%的陽性檢出率,大量的假陰性結果無法避免,必須進行多次取樣檢測或結合其他類型樣本檢查結果進行確診。筆者所在研究團隊對臨床上的新冠病毒疑似病例分別采集不同類型呼吸道樣本進行核酸檢測,結果初步提示在新冠病毒感染者中,取咽拭子樣本及深部痰樣本的病毒核酸檢出率之間有明顯差異,咽拭子樣本中新冠病毒陽性檢出率低于深部咳痰。

          隨著對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的科技攻關,目前已有較多報道提出在患者的糞便樣本中可檢出病毒核酸,糞便樣本將成為臨床患者篩查的重要樣本類型[5,6].目前筆者所在研究團隊對呼吸道樣本核酸檢測確診的患者進行治療過程中及出院前的糞便樣本進行核酸檢測,結果顯示糞便樣本是患者診療過程中一種非常好的樣本類型,其核酸檢出的持續時間普遍較呼吸道樣本更長,同時糞便中新冠病毒核酸陽性與患者的疾病進程發展具有重要的相關性,可能作為一種治療療效評估和出院標準的重要檢測指標。

          2.2不同呼吸道樣本取樣材料對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的影響

          目前相關的診療方案及實驗室檢測指南并未提及用于采集鼻咽拭子及咽拭子的拭子種類,但對于呼吸道樣本的病毒核酸檢測來說,不同的拭子及保存管很大可能將影響核酸檢測結果,但相關影響因素尚未見報道。筆者所在研究團隊初步在確診患者中對比了帶病毒保存液的植絨拭子樣本及無病毒保存液的普通棉簽拭子樣本的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發現普通棉簽拭子的核酸檢出率明顯低于帶病毒保存液的植絨拭子(P<0.05),普通棉簽拭子即便檢出,其陽性CT值也明顯大于植絨拭子。

          3、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樣本核酸提取方法及病毒核酸檢出情況

          新版新冠病毒實驗室檢測技術指南等文件中,并未明確提及或推薦新冠病毒樣本的核酸提取方法,但由于目前臨床常見鼻咽拭子樣本存在核酸檢出率較低的問題,對提取方法及提取流程進行有實驗數據依據的選擇及優化是有必要的,提取流程的優化可由各實驗室根據自身情況及比對實驗結果來進行。

          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所采用的RT-PCR是臨床分子檢測中常用的檢測方法,在以往采用RT-PCR對病毒核酸進行的檢測中,磁珠法是較為常用的核酸提取方法,普遍認為其對病原體的核酸提取具有簡便、高效、提取濃度及純度較高等優勢[7,8].此外因各實驗室條件不同及各檢測試劑盒要求,離心柱法、煮沸裂解法、一步裂解釋放法等也在臨床大量應用。不同的病毒核酸提取方法因其提取產物濃度、純度的差別及對RNA的保護程度不同,將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病毒核酸尤其是臨界陽性樣本的核酸檢出。筆者所在研究團隊初步對58例已確診患者原始樣本(均為帶病毒保存液的咽拭子樣本)同時采用不同提取方法后的核酸檢測結果顯示,分別采用離心柱法及磁珠法提取后,PCR檢測的CT值無顯著差異(P>0.05)。

          4、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實驗室生物安全要求

          4.1實驗室及檢驗人員生物安全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各醫院檢驗科面對新冠病毒檢測量增加、確診/疑似病例和普通患者的標本不易區分、實驗室空間限制、生物安全防護物資不足等各類問題,臨床實驗室特別是進行新冠病毒核酸檢驗的科室的生物安全防護措施尤為關鍵。目前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對新冠病毒暫按照病原微生物危害程度分類中第二類病原微生物進行管理,根據最新版的新冠病毒實驗室檢測指南及實驗室生物安全指南,如無法對原始樣本進行可靠的滅活,則對其進行的核酸檢測應當在生物安全二級實驗室進行,同時采用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的個人防護(建議至少穿戴工作服、一次性工作帽、雙層手套、醫用一次性防護服、醫用防護口罩或動力送風過濾式呼吸器、防護面屏或護目鏡、工作鞋或膠靴、防水靴套),各實驗室還可根據自身情況增加進一步的防護[9];同時標準預防、不定期通風和手衛生等重要的防護措施必不可少。

          在物資匱乏及實驗室條件不足等限制下,實驗室可根據物資短缺的情況,對檢驗標本及檢驗崗位等啟動分級分層的生物安全防護預案,根據擬定的不同防護級別,最大程度滿足生物安全防護要求。如針對不同的檢驗崗位,建議至少應保證對確診患者、疑似患者標本進行呼吸道標本病毒核酸提取和抗原檢測的相關人員的核心防護,即三級生物安全防護、二級生物安全柜,有條件時應佩戴正壓防護頭套及在負壓實驗室中操作,其他實驗室檢測人員酌情采取重點防護或標準防護[10].同時應加強所有實驗室人員的安全意識,在日常進行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的實驗室內,所有實驗人員均應嚴格遵循新冠病毒實驗室生物安全指南中的相應要求,結束核酸檢測工作后,對進行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操作的安全柜、臺面及實驗室環境及時進行有效的消毒;同時應嚴格按照相關文件要求進行防護裝備的脫卸,注意盡量少地觸碰到污染面,且脫卸的每一步后均應有手消毒,防護服、醫用帽及醫用口罩等一次性物品盡量不重復使用,在全部脫卸完成后,再進行相應的手衛生及消毒。對于嚴格分區的實驗室,在相應區域完成防護裝備脫卸及手衛生即可進入清潔區,未嚴格分區的實驗室中檢驗人員在完成防護裝備脫卸及手衛生后,還可增加其他有效的消毒措施[11].

          4.2原始樣本的滅活及對核酸檢測的影響

          新冠病毒實驗室檢測指南中未對原始樣本的有效滅活條件進行規定或建議,在目前最新的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專家共識中,建議采用56 ℃水浴45 min,并可根據提取試劑在標本裂解時所采用的溫度調整滅活溫度,但不低于56 ℃,此條件是依據以往對MERS等病毒滅活條件的研究。同時專家共識也建議各實驗室對原始樣本的滅活條件有預實驗結果的支持[12].由于目前常見樣本類型的新冠病毒核酸陽性檢出率仍不高,故任何可能降低病毒核酸提取效果及檢出率的因素,如樣本滅活條件及滅活時間等均應引起重視。此前,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檢驗科的專家學者對PCR檢測病毒核酸(以乙型流感病毒為例)進行了相應的小樣本量比對,結果發現未滅活處理、56,℃水浴30,min及50,℃干浴1 h的同一樣本其PCR檢測陽性結果的擴增曲線CT值無明顯變化,可作為新冠病毒樣本滅活的參考。根據筆者所在研究團隊對20例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同一陽性樣本分別進行56 ℃干浴30 min及65 ℃干浴30 min后,其PCR檢測的陽性CT值無明顯差異(P>0.05),該研究結果尚未發表。

          5、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判讀

          根據目前最新版新冠病毒診療指南、防控方案及實驗室檢測專家共識,對新冠病毒的核酸檢測均應至少檢測ORF1ab及N基因(或E基因),檢測的通道同時陽性時可判定為陽性,并均提到陰性結果不能排除新冠病毒感染,應考慮各環節中導致假陰性的原因。同時在第五版實驗室檢測技術指南中,對于單通道陽性結果,不僅要求重新采樣及檢測,對結果判定也增加了新的要求,即重新檢測結果仍為單通道陽性時,判定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同時增加了2種類型樣本均檢測得到單靶標陽性結果時,應判定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4].

          對于臨床新冠病毒核酸檢測中經常出現的單靶標陽性結果,可有如下幾點考慮。首先,不同廠家雙位點RT-PCR試劑盒對于新冠病毒N蛋白基因的擴增靈敏度可能高于ORF1ab檢測,將可能導致部分病毒含量較低的樣本檢測結果為單通道陽性。此外,專研SARS病毒的專家學者認為,理論上講新冠病毒的mRNA轉錄模式與SARS類似,在細胞中新冠病毒的mRNA數倍于病毒的基因組RNA,且將轉錄出不同長度的mRNA,這些mRNA都帶有N基因,而只有少數帶有ORFab1;目前的試劑盒實際檢測多為細胞內的病毒mRNA,因患者樣本中N基因mRNA的拷貝數遠高于ORFab1基因,故在新冠病毒拷貝數較低的情況下,N基因檢測單通道陽性的比例較高。再次,N基因在新冠病毒的核酸序列中保守程度不及ORF1ab,故還可能存在少數樣本由于其他冠狀病毒等的核酸序列與其有交叉,導致N基因擴增陽性而ORF1ab陰性。

          6、結論

          綜上所述,目前新冠病毒所致疾病其病理過程及臨床病程還未完全闡明,實驗室檢測路徑未標準化,加上其核酸檢測試劑盒研發時間緊迫,沒有足夠的評估及大樣本的臨床驗證,檢測效果良莠不齊,故對于臨床上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或單通道陽性的樣本均需要謹慎對待,考慮到各環節中可能造成結果不準確的影響因素。各臨床實驗室應在現有研究報道及文件和指南的基礎上,根據自身條件對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全過程進行嚴格的質量控制及合理的優化。同時,目前實驗室已開始檢測新冠病毒IgM及IgG抗體,更靈敏的核酸檢測方法如數字PCR也開始應用于新冠病毒的核酸檢測,部分研究團隊著力于探索更加高效的新冠病毒實驗室診斷模型,有望在新冠病毒的實驗室檢測方面大大降低假陰性率,并為更好更快地確診新冠病毒感染者提供事實依據。

          參考文獻

          [1] LI Q, GUAN X, WU P, et al. 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J/OL]. NEJM,(2020-01-29)[2020-02-24]. http://211.85.197.33:80/rwt/02/https/P75YPLUPMWWG4LUQPJUB/doi/full/10.1056/NEJMoa2001316
          [2] 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健康委員會。 截至2月22日24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況[EB/OL]. (2020-02-23)[2020-02-24]. http://211.85.197.33:80/rwt/02/http/P75YPLUPNBST635QPZYGG5C/xcs/yqtb/202002/07e5b22758364f2482d83537ef3975d2.shtml
          [3]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 (試行第六版)[EB/OL].(2020-02-18)[2020-02-24]. http://211.85.197.33:80/rwt/02/http/P75YPLUPNBST635QPZYGG5C/yzygj/s7653p/202002/8334a8326dd94d329df351d7da8aefc2/files/b218cfeb1bc54639af227f922bf6b817.pdf.
          [4]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五版)[EB/OL].(2020-02-21)[2020-02-21]. http://211.85.197.33:80/rwt/02/http/P75YPLUPNBST635QPZYGG5C/xcs/zhengcwj/202002/a5d6f7b8c48c451c87dba14889b30147/files/3514cb996ae24e2faf65953b4ecd0df4.pdf.
          [5] 李萍,趙四林,陳煜楓,等。2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糞便SARS-CoV-2核酸陽性臨床啟示[J/OL].國際檢驗醫學雜志:1-7[2020-02-13]. http://211.85.197.33:80/rwt/02/http/NNYHGLUDN3WXTLUPMW4A/kcms/detail/50.1176.R.20200213.1516.002.html.
          [6] 施紹瑞,聶濱,郭渝,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多種生物樣本的病毒核酸檢測結果[J/OL].華西醫學:1-5[2020-02-24]. http://211.85.197.33:80/rwt/02/http/NNYHGLUDN3WXTLUPMW4A/kcms/detail/51.1356.R.20200214.1828.024.html
          [7] YERA H, FILISETTI D, BASTIEN P, et al. Multicenter comparative evaluation of five commercial methods for toxoplasma DNA extraction from amniotic fluid[J]. J Clin Microbiol, 2009, 47(12): 3881-3886.
          [8] 劉亞楠,李珺,華文浩,等。兩種病毒核酸提取方法在流行感冒診斷中的比較[J/CD].中華實驗和臨床感染病雜志(電子版),2017,11(5):474-478.
          [9]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實驗室檢測技術指南(第二版)[EB/OL].(2020-01-22)[2020-02-24]. http://211.85.197.33:80/rwt/02/http/P75YPLUPNBST635QPZYGG5C/xcs/zhengcwj/202001/c67cfe29ecf1470e8c7fc47d3b751e88.shtml.
          [10] 肖玉玲,陸小軍,康梅,等。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下醫院檢驗科的生物安全實施方案探討 [J/OL]. 中華檢驗醫學雜志,2020,43[2020-02-21]. http://211.85.197.33:80/rwt/02/http/PJ3T68LJNFUXZ3JPMNYXN/yufabiao/1182595.htm.
          [11] 錢揚會,董建英。2019新型冠狀病毒實驗室檢測與防護研究[J/OL].檢驗醫學與臨床:1-13[2020-02-19]. http://211.85.197.33:80/rwt/02/http/NNYHGLUDN3WXTLUPMW4A/kcms/detail/50.1167.R.20200218.1654.002.html.
          [12] 中華醫學會檢驗醫學分會。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毒核酸檢測專家共識 [J] . 中華醫學雜志,2020,100(00): E003-E003.

          文獻來源:鐘慧鈺,趙珍珍,宋興勃,陸小軍,王旻晉,周易,宋佳佳,劉堂喻亨,巫麗娟,周汶靜,葉遠馨,斯艷君,周燕虹,陶昕彤,王念,應斌武.新型冠狀病毒核酸臨床檢測要點及經驗[J/OL].國際檢驗醫學雜志:1-8[2020-02-29].

        新冠病論文(研究文獻8篇)
        第一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臨床CT圖像特點 第二篇: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方法與各環節要點
        第三篇:新冠病毒感染發熱門診管理方案探析 第四篇:新冠肺炎患者實施呼吸康復的若干問題
        第五篇:應對新冠病毒感染疫情初期的措施及效果 第六篇:新冠肺炎患者重癥患者的識別與救治措施
        第七篇:β屬新型冠病中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的運用 第八篇:瑞德西韋抗冠狀病毒的實驗室與臨床研究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护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