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jgvjp"></rp>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中國古代史論文

        宋代藥材的栽培技術發展及原因

        時間:2020-03-12 來源:農業考古 作者:梁松濤,蘇紅 本文字數:9935字

          摘    要: 宋代的藥材種植已與日常食物生產相分離,出現了專業化種植模式,種植的藥材種類逐漸增多,形成了若干地道藥材的種植中心。宋人發現土質、播種時機、肥料的使用都會對藥材的藥性產生影響;宋代將間作法、肉引法運用于藥材栽培,提高了藥材的產量與品質;經過嫁接的藥材會使藥性下降,有的甚至不堪入藥,這些技術體現了宋人在藥材種植時“以藥性為核心”的思想。宋代種植技術,對元、明、清乃至今天都產生了直接的影響,在中國藥材栽培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關鍵詞: 宋代; 藥材; 種植技術;

          Abstract: Separated from daily food production, the cultivation of medicinal herbs in the Song Dynasty had a specialized planting pattern. As the variety of medicinal herbs grew gradually, a number of planting centers of authentic herbs were formed. People of the Song Dynasty found that soil quality, seeding time and fertilizer use had an impact on the medicinal nature of medicinal herbs; they applied interplant method and meat introduction method into the cultivation of medicinal herbs, which improved the yield and quality of medicinal herbs; they also found that the medicinal nature of medicinal herbs would decline after grafting, some of which would even not be used as medicines. All these techniques embody the idea of “taking medicinal properties as the core” behind planting medicinal materials in the Song Dynasty. The planting techniques of the Song Dynasty had a direct impact on the Yuan,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and even today, playing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history of Chinese medicine cultivation.

          Keyword: the Song Dynasty; medicinal herbs; cultivation techniques;

          我國藥材種植歷史悠久,早在春秋時期已經開始藥材的種植,出土的甲骨文文獻證明我國的中藥(薏苡)至少有6000~10000年的種植歷史[1](P95)。張騫出使西域后,帶回了大量外來藥材,如紅花、大蒜等,這些藥材逐漸在中原種植。魏晉南北朝時期,藥材的種植更加廣泛,出現了專門種植藥材的“藥圃”“藥園”。《齊民要術》一書記載了20余種藥材的栽培方法,如地黃、梔子、茱萸等。但這一時期藥用植物的種植多以觀賞、食用、染色為目的。自隋代開始,藥材種植逐漸進入專業領域,出現了專業種植藥材的書籍,如《種植藥法》《種神草》等,可惜這些圖書早已亡佚。唐代,隨著山居農書的興起,人們開始注重對藥材種植經驗的總結,這一時期是我國藥材專業種植的初始階段。到宋代,藥材的種植出現大規模增長,形成了相對集中的藥材種植區域,藥材種植的專業化逐漸形成,藥材種植技術獲得空前的發展。吳存浩《中國農業史》中指出:“藥材栽培歷代不斷,但真正藥材栽培專業和中心的出現恐怕要在宋代。”[2](P845)

          目前學界對宋代藥材的研究多從經濟學或醫學的角度來探討,從農學角度來探討藥材種植的成果較少,僅有的一些成果只是學者們在論述其他問題時略有涉及。如:唐廷猷在《中國藥業史》中簡單提到南宋種植茯苓的方法[3](P240)。漆俠在《宋代經濟史》中提到附子種植時對土壤的要求[4](P163)。韓迎迎在《宋代藥材產地、市場及相關問題研究》中對藥材的栽培技術略有涉及[5](P23-25)。許文剛在《宋詩與宋代藥材研究》中概括了宋代藥材種植的時令、方法、過程及種藥群體,但對其栽培技術則未涉及[6](P19-25)。

          學界圍繞宋代藥材進行的相關研究主要可概括為兩個方面:一是針對藥材作為商品的經濟功能展開探討;二是從藥材的醫學屬性進行探討。而從農業角度,在種植技術層面對藥材種植進行研究則非常欠缺。因此,本文將從農業種植技術的角度來探討宋代藥材的栽培技術。

          一、宋代藥材種植的發展概況

          隋唐時期,種植藥材的多為隱居的山居人士,他們出于養生的目的,需要大量服用某些藥物[7](P414),其中一些草木類藥材多依靠采集,但隨著對藥材需求的不斷增加,藥材的來源便由野外采集過渡到人工種植。到了宋代,由于藥材的需求增加,情況發生了轉變,人工種植成為藥材的主要來源,藥材種植規模與專業程度都遠遠超過唐代,藥材種植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宋代藥材的栽培技術發展及原因
         

          (一)出現了以種藥為生的藥戶

          眾所周知,宋代農業的專業化程度逐漸提高,像茶、花草、水果、蔬菜、藥材等都已經開始進行專業化種植,其中專門從事藥材種植的農戶被稱為“藥戶”。傅肱在《蟹譜》中提到“(蟹戶)若今臺之藥戶、畦戶,睦之漆戶比也。”[8](下篇,P14)此處“藥戶”當指兩浙路臺州的藥材專業種植戶。可見,至少在北宋時期,在農業生產領域,藥材的栽培已經出現專業化生產。王象之在《輿地紀勝》中記載了當時夔州路梁山軍高都山百姓種姜的情況,“地黃壤而腴,民種姜以為業”[9](P426),姜既可食用,也多作藥用,社會需求量大,以種姜為業,目的顯然不是自用,而是拿到市場交易,由此“衣食取給焉”。可見,宋代已經出現規模化、專業化的藥材種植。專業種植戶的出現,表明藥材種植已成為一門獨立的專業性農業或農業分支。

          (二)藥材種植種類增多,對藥材的甄別逐漸精細化

          藥材種植種類在宋代大大增加。有學者做過統計,唐《新修本草》中記載人工種植的藥材近40種,到了宋代,《本草圖經》(除去與其他文獻重復)所記載的人工種植藥材已達138種,除去糧、果、蔬之類,仍有79種[3](P239),藥材種植的種類比唐代增加了將近一倍。除了藥材種類增加外,宋人對藥材的甄別更加精細。宋代對同一種草木的不同品種哪些是藥材,哪些不是藥材有了準確的區分。例如商陸這味藥材,采自野生者很少,“多生于人家園圃中”[10](P303)。《本草圖經》記載,商陸“有赤白二種:花赤者根赤,花白者根白。赤者不入藥”,取其根白者入藥。有些藥材,需要人工種植,其品質才有保證。如杏核,“杏子入藥,今以東來者為勝,仍用家園種者。山杏不堪入藥”[10](P550)。

          宋代在藥材種植中逐漸認識到同一種藥材的不同品種、不同的生長時間在入藥時會有不同的功效。如:薤,“人家種者,有赤、白二種:赤者療瘡生肌;白者冷補。皆春分蒔之”[10](P577)。又如附子,《本草圖經》采用《廣雅》之說,記載了附子的五個品種,這五個品種是依據生長年份來區分、定名,“一歲為荝子,二歲為烏喙,三歲為附子,四歲為烏頭,五歲為天雄”[10](P257),認為其中“八角者為上”[10](P257)。由于宋代栽培技術的進步,獲得附子的五個品種已經不需年年遞增,“一年種之,便有此五物”[10](P257)。

          北宋楊天惠所著《彰明附子記》則與《本草圖經》意見不同,其根據附子生長的情況將其分為七品,“其種之化者為烏頭,附烏頭而旁生者為附子,又左右附而偶生者為鬲子,又附而長者為天雄,又附而尖者為天佳,又附而上出者為側子,又附而散生者為漏籃:皆脈絡連貫,如子附母。而附子以貴,故獨專附名,自余不得與焉”[11](P32),認為“八角者為上”的藥品論斷是錯誤的。楊天惠以附子的大小重量以及豐滿與否作為藥品優劣的判斷標準,“小者固難用,要之半兩以上皆良,不必及兩乃可”[11](P33)。盡管兩者的分類標準不同,但都可說明一個問題,即宋人對藥材品種、藥性已有相當認識,在區分藥材與非藥材、藥材藥性的差異方面已十分精細。

          (三)藥材種植面積擴大,形成了若干道地藥材種植中心

          漆俠在《宋代經濟史》中提到,藥材自北宋開始了大面積的種植[4](P162)。王象之在《輿地紀勝》中記載了喻化成隱居歲寒山,在山上種藥,面積很大,彭乘以詩贈之曰:“不見陵陽喻化成,令人西望愈傷神。近聞養素多栽藥,耕破青山十里春。”[9](P4040)以種植附子為例,楊天惠記載四川綿州是當時著名的附子種植中心,彰明縣共20個鄉,其中赤水、廉水、會昌、昌明四鄉種植附子,該四鄉共有田520頃,而附子種植面積占總面積的20%,即104頃,年產附子達16萬斤以上,其所產出的附子大多銷往陜輔閩浙等處,“陜輔之賈才市其下者,閩浙之賈才市其中者。其上品則皆士大夫求之”[11](P33)。因為四川產出的附子質量上等,使得彰明縣附子成為當時的道地藥材。除四川外,宋代著名的道地藥材還有上黨人參、齊州半夏、華州細辛等,這些道地藥材應該也同四川附子一樣,形成了大規模的種植中心,在這種種植基礎之上,宋代出現了特色種植藥材的地域化趨勢,形成了若干種道地藥材的種植中心。

          (四)對藥材種植技術的經驗總結獲得了進一步發展

          宋代,由于印刷技術的成熟與普及,書籍大量印刷,藥材種植技術廣泛傳播,使得宋代有更多的群體關注藥材的種植技術。隋唐時期記載藥材種植技術的書籍不外乎農書與醫書兩種。到了宋代,士大夫注重養生,大多親自種植藥材,并將種植經驗寫進文集,如沈括《夢溪忘懷錄》中抄錄了枸杞、百合、合歡、黃精、牛蒡、五加、甘菊、苜蓿、蓮子、藕、青襄、地黃等12種藥材的種植方法,周密在《癸辛雜識》中記載了種植大茯苓的方法,張世南《游宦紀聞》記載了丁香的種植方法。除此之外,兩宋時期開始大量編纂農書,以南宋為最,例如《陳旉農書》《分門瑣碎錄》《種藝必用》等,其中《陳旉農書》以南方水稻生產為主,兼及蔬菜、藥材種植,是宋代最杰出的私撰農書代表。而《分門瑣碎錄》與《種藝必用》及其補遺則記載了許多藥材的種植方法,最能體現當時藥材的種植技術水平。以竹為例,唐代《四時纂要》中只見一條種竹法,北宋沈括的《夢溪忘懷錄》中增為兩條,南宋的農書《分門瑣碎錄》則增至十六條,而《種藝必用補遺》除了方法增多外,尚比較了前代各種種法的優劣,指出“《夢溪忘懷錄》之法尤妙”[12](P222)。同一種藥材的多種種植方法反映了宋人在藥材種植技術方面的探索,這種探索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宋代藥材種植技術的發展。

          綜上所述,無論是藥材種植的專業化程度、種植種類與規模,或是對種植技術的經驗總結,宋代都比前代前進了一大步。宋代是中國歷史上藥材專業種植發展繁榮的時期,正是在這種初步繁榮的背景之下,宋代藥材的種植技術獲得了空前發展,取得了許多前代所不及的成就。

          二、宋代藥材的種植技術

          藥材的種植技術是長期實踐中的經驗積累。隋唐時期有關藥材的種植始見于農書,宋代藥材種植技術進一步發展,其成就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藥材種植時注重對土質的選擇

          藥材的種植要挑選適宜的土質。藥材對土壤要求比一般農作物更精細,因為藥材入藥的部位不同,有的以枝葉入藥,有的是根莖入藥,有的為花果入藥。不同種類藥材對土質的要求不盡相同。如唐代所編纂的《四時纂要》中提到,種薤“宜白軟良地”[13](P54),紫草“宜良軟黃白地,青沙尤善”[13](P80)。宋代,人們不僅關注種植土壤對藥材品質的影響,更發現不同藥材對土壤肥力的要求不同。大部分藥材需要營養充足的肥地,如種地黃,“大宜肥壤虛地,則根大而多汁”[10](P80),百合,“擇肥地熟鋤加糞”[14](P190);但也有不喜肥的,如菉豆。菉豆即綠豆,中藥常作偏方以治丹腫、消渴,《種藝必用》中對種綠豆的土壤要求是“宜瘦不宜肥”[12](P205)。此外,種植用地也不僅限于土質,更有沙質、石質者,如種蘿卜“宜沙糯地”[12](P209),菖蒲“多植于干燥沙石土中,臘月移之尤易活”[10](P3),種石榴,“先鋪一重石子,次鋪沙泥,又鋪石子,安根,方著根在其上”[14](P146)。宋人關于不同藥材對土壤肥力厚薄、土質軟硬、栽培條件等技術方面的要求,已有了較為成熟的認識。

          (二)播種前采用浸種、磨皮、泥封等法對藥材種子進行處理

          在藥材種植之前,對種子進行適當的處理可提高發芽率,還可使幼苗生長健壯。宋人對藥材種子的促芽方式常見的有浸種法、磨皮法、泥封法等。浸種法是用浸泡的方式來處理種子,既可促芽,又可殺死蟲卵和種子攜帶的細菌。如宋人在種菠薐時,“先以水窖其子,俟芽,和以礱糠,穴土種之”[12](P208)。種蘿卜時,“以鰻鱺魚頭骨煮汁漬種,尤善”[12](P209)。宋人還用泥封法促芽,在種枸杞時,“壟之中縛草稕,如臂長,與畦等,即以泥涂草稕上。以枸杞子布于泥上,即以細土蓋,令遍,又以爛牛糞一重,又以土一重,令畦平。待苗出,水澆之”[12](P209)。南宋成書的《種藝必用》中提到種蓮子時,“取堅黑子,瓦上磨尖,直令皮薄。取墐土作熟泥封,三指大長使帶頭兼重令磨須尖泥。欲種時,擲至池中,重頭向下,自能周正。薄皮上易生,數日即出。不磨不出”[12](P218)。這種磨皮法主要針對外皮堅硬、不易萌芽的藥材種子,借摩擦種子外皮使其易于萌出。

          (三)掌握了各類藥材的不同播種時間

          宋人對各類藥材的習性非常了解,往往根據各類藥材生長時間,選擇合適的播種季節。大部分藥材在春天播種,如菊、藕、紫菀、扁蓄等,但也有秋冬間播種才繁盛的,如罌子粟,“九月布子,涉冬至春始生,苗極繁盛矣。不爾種之多不出,出亦不茂”[10](P609-610)。續隨子,“秋種冬長,春秀夏實”[10](P317)。紅花與附子都在冬至前后播種,《分門瑣碎錄》記載:“凡種花藥,須冬至后立春前。”由此指出了藥材大體的播種時間。而《種藝必用》中則列出了適宜在冬天播種的藥材:“正月種豍豆、蔥、芋、蒜、瓜、瓠、葵、蓼、苜蓿、薔薇之類。”[12](P207)

          在注重播種時間的同時,宋人也非常注重對藥材種子的保存,一般多采用干燥的方法保存種子。宋人對藥材種子進行干燥的方法有曬干法、陰干法等。如槐子,“收擘取子,數曝干”[14](P83)。茄子,“水淘子,取沉者曝干裹置”[14](P177)。茱萸,“重陽日收子,陰干為妙”[14](P190)。種子的干燥不僅可以減少種子內的含水量,防止種子蟲蛀和霉變,在下種后還能更多地吸取土壤中的水分,從而刺激種子的活力,以利于植株的后期生長。

          (四)擴大肥源,選擇與藥材生長相適應的肥料

          宋代對藥材進行合理的施肥達到了極為講究的程度[2](P808)。在藥材生長階段,所施用肥料種類大為增加,除原有的糞肥、綠肥、灰肥等基本肥料外,宋代已擴展至人畜禽糞、餅肥、泥肥、土肥、熏肥、礦物肥、火肥、渣肥和雜肥等十余種。其用肥特色在于廣辟肥源,用肥得宜。陳旉在《農書·糞田之宜篇第七》中指出,“皆相視其土之性類,以所宜糞而糞之”[15](P6)。藥戶在栽培中會根據藥材的特性來選擇合適的肥料。如種蓮時,“用臘糟少許裹藕種,來年發花盛”[14](P109)。“用燖豬湯澆茉莉、素馨,花則肥”[14](P125)。“葡萄當用米泔水和黑豆皮”[14](125)。“又以濯洗布衣灰汁澆瑞香,能去蚯蚓且肥花。蓋瑞香根甜,得灰水則蚯蚓不食,而衣服垢膩又自肥也”[14](P125)。

          綠肥和糞肥是最常用的肥料,幾乎所有的藥材都可用到。宋人已經發現藥材對糞的種類有所趨避,比如雞糞,“壅茉莉則盛,壅百合則甚孳生”[14](P125)。木樨適合用豬糞,種蓮適宜用羊糞,麥門冬用犬糞,“生必叢茂”[14](P189)。正是有這些趨避,《分門瑣碎錄》中言:“花木有不宜糞穢者甚多,尤宜審問用之,非其宜則其木立槁。”[14](P125)

          值得一提的是,宋人開創性地使用泥肥。泥肥含有眾多微生物,可以改良土壤結構,具有保肥性能,對農業的發展起到重要作用。由于南方塘池眾多,故泥肥在南方大量使用。南宋王珝在《吳門田家十詠》中生動地提到了泥肥的使用規模,“竹罾兩兩夾河泥,近郊溝渠此最肥”。《分門瑣碎錄》中提到藥材種植時“日中不必浸,亦不必添肥土間,用溝泥水澆之不妨”[14](P147)。在種大梅樹時“去其枝梢,大其根盤,沃以溝泥,無不活者”[14](P147)。宋代泥肥的使用,擴大了肥源,對藥材種植、生長具有重要作用。

          (五)使用間作、肉引等栽培技術,提高藥材的產量及品質

          宋代在大規模種植藥材的實踐中,積極探索新的種植技術,將各種種植技術用于藥材的生產之中,提高藥材產量及品質。首先,間作法的利用提高了土地利用率,增加了藥材產量。間作是把幾種作物同時播種,利用不同植物間的互利因素來促進生長,從而提高植物產量的種植方法。間作法在《齊民要術》中已有了明確記載,到了宋代,間作法趨于豐富化。陳旉《農書》中記載了桑苧的間作:“令畦壟差闊,其下遍栽苧,因糞苧即桑亦獲肥益矣,是兩得之也。桑根植深,苧根植淺,并不相妨,而利倍差。”[15](P21)桑與苧間作可以使兩者均受益處,從而達到“用力少而見功多”的效果。宋人在不同藥材之間也使用間作法來提高產量。如種蓮時,“以麥門冬子夾種,茂盛”[12](P218)。蔬菜與花藥之間也可用間作法:“菜園中間種牡丹、芍藥,最茂。”[14](P110)間作法用于草本藥物的種植體現了宋代藥材種植對農作物種植經驗的充分借鑒和發展,反映出當時的種植技術已達到一定的水平。

          其次,發明“肉引法”種植茯苓。南宋時期周密在《癸辛雜識》中記載了一種用“肉引法”來栽培大茯苓的方法。“茯苓生于大松之根,尚矣。近世村民乃擇其小者,以大松根破而系于其中,而緊束之,使脂液滲入于內,然后擇地之沃者,坎而瘞之。三年乃取,則成大苓矣。洞霄山最宜茯苓,往往民多盜種,密志之而去,數年后乃取焉。”[16](P159)這種種植大茯苓的方法,一直到近代都在使用。

          (六)認識到藥材經過嫁接后藥性有所減弱,甚至不堪使用

          宋代園藝技術發達,嫁接技術廣泛運用于果木、花卉生產領域。經過嫁接后的花卉觀賞性強,果實更加甜美。《分門瑣碎錄》中記載了用芍藥嫁接牡丹的方法:“牡丹于芍藥根上接,易發。無過一二年,牡丹自生本根,則旋割去芍藥根,成真牡丹矣。”[14](P121)對此,《本草圖經》中明確指出:“圃人欲其花之詭異,皆秋冬移接,培以壤土,至春盛開,其狀百變。故其根性殊失本真,藥中不可用此品,絕無力也。”[10](195)又如桃子,其果肉肥美,汁多味甜,多作水果食用,其仁則入藥。宋代時,桃樹李樹可以互相嫁接,“桃樹,李接枝則紅而甘;李接桃枝,生子則為桃李”[14](P154)。《本草圖經》中同樣指出:“桃核人……大都佳果多是圃人以他木接根上栽之,遂至肥美,殊失本性。此等藥中不可用之。”[10](P551)在藥材種植中,宋人發現嫁接后的藥材,其藥性往往會下降,不適合入藥,甚至不堪入藥。

          在宋代,隨著農業技術水平的發展與提高,溫室種植技術、扦插技術、壓條技術等已經成熟,因藥材生產對藥性要求的特殊性,這些技術是否適用于藥材種植,還需要有相關史料來佐證。

          綜上所述,宋代藥材的種植不同于其他農作物,其核心是以注重藥性為主,關注藥效,所以在藥材種植技術中,對種植土質、播種時機以及肥料的選擇,都要依據藥性的不同得其所宜。宋人在藥材種植中廣開肥源,采用間作、肉引法等技術提高藥材品質,這些方法對后世產生了深遠影響。

          三、宋代藥材種植技術發展的原因

          宋代藥材種植種類多、規模大,技術先進,究其原因是宋代藥材市場需求使然。宋代經濟繁榮、社會養生風氣盛行及各地官方藥局的成立,使社會對藥材的需求量增大,只靠野外采集和個人開辟藥圃的方式已不能滿足這種需求,故出現了藥材的專業化種植。另外,由于宋代刻書業的發達,本草學、園藝學著作大量刊行,有力促進了宋代藥材種植技術的發展。

          (一)民間藥市的繁榮使藥材種植向專業化發展,有利于提高種植技術

          宋代商業發達,城市繁榮,藥肆林立,開封、杭州以及蘇州、成都等城市,藥業尤其繁盛。《東京夢華錄》記載了北宋時期的開封,僅規模較大的生、熟藥鋪就有23家[17](P12-23)。四川的梓州藥市、成都藥市、益州藥市等,均以買賣藥材為主,貿易相當繁盛。以成都為例,其藥市主要有三個:觀街藥市、大慈寺藥市、玉局觀藥市。藥市開放時間各不相同,其中觀街藥市有二月八日、三月九日兩天,大慈寺藥市為五月五日,玉局觀藥市為九月九日重陽節。其中規模最大的要數重陽節玉局觀藥市,莊綽在《雞肋編》中記載:“至重九藥市,于譙門外至玉局化五門,設肆以貨百藥,犀麝之類皆堆積。府尹、監司,皆步行以閱。又于五門之下設大尊,容數十斛,置杯杓,凡名道人者,皆恣飲。如是者五日。”[18](P21)陸游在《老學庵筆記》中記載:“成都藥市以玉局化為最盛,用九月九日。”[19](P80)因為藥材種類豐富、品種齊全,出售大量名貴藥材,成都藥市吸引全國藥商無數,所獲利益也相當可觀。

          藥市繁榮,藥材的市場需求量大,對藥材品質的要求會越來越高,這樣就促使農戶或藥戶在藥材種植時專注于提高自己所種藥材的質量,種植技術不斷提高。

          (二)官藥局對藥材的需求大、品質要求高,從而促進了種植技術的進步

          北宋朝廷在醫療政策上較前代不同,國家非常重視醫療事業,多次組織修訂醫書,編纂了兩部大型醫書──《太平圣惠方》《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同時,大量且持續地整理本草學著作,并于熙寧九年(1076)建立“太醫局熟藥所”,公開向民眾出售成藥,如遇災荒或疾疫流行,還會按照朝廷指示,免費提供成藥。大觀三年(1109)以后,各路陸續設置熟藥所,“分之內外,凡七十局”[16](P225)。官藥局所用生藥一般有三個來源:貢納、采購和海外輸入[20],其中土貢數量巨大。張瑞賢在《宋代藥材產地概貌》一文中列舉了元豐年間23路土貢藥物種類和數量,如甘草從唐時的21080克上升到宋時的166400克,黃連從唐時的680克上升到32000克[21](P135-138),其數量幾乎超過唐代數十倍。土貢藥品幾乎絕大部分被送到官藥局制藥。隨著官藥局在全國的普遍設立,所需藥材數量應更多,由此可見官藥局制作成藥對土貢藥材的大量需求。

          宋代藥材的采購數目也相當可觀。宋朝廷設有專門機構及官吏負責集中收購藥材事務。如宗澤在政和初,“知萊州掖縣,時戶部下提舉司科買牛黃,供在京惠民和劑局合藥用,督責急如星火,州縣百姓竟屠牛以取黃”[17](P282)。萊州牛黃在當時品質最佳,因此是牛黃收購中心。這則史料雖反應了官府因為急需收購牛黃而滋擾百姓,但卻從另一方面反映了和劑局所需藥材需要大量從民間采購的事實。官府在采購時,非常注重藥材的品質,藥材品質越好的地方,收購數量就越大,這必然會使藥戶在種植時特別關注藥材的品質,在種植技術上會有創新,以便獲得質量上乘的藥材,從而促進了藥材種植技術的提高。

          (三)養生風氣盛行,社會需要高品質藥材,從而對藥材種植技術提出更高的要求

          宋朝經濟發達,醫學理論水平提高,社會大眾對養生普遍關注。與唐人注重服食金丹不同,宋人認識到服食金丹無益于養生,轉而將目光放在草木上。張世南《游宦紀聞》中載薏苡仁“令人能食,久服輕身益氣”,“士大夫以此相饋遺,雜之飲食間也”[22](P43)。除了直接服藥,宋人常常將草本植物與飲食結合起來,食療養生。如百合,“搗、篩和面,作湯餅,最益血氣”[23](P23);麥門冬,“采根去心,搗汁和蜜,以銀器重湯煮,熬如飴為度。貯之磁器內。溫酒化,溫服,滋益多矣”[23](P75);山藥,“如常面食之,加酥蜜,為淳面尤精。益氣力,長肌肉,久服輕身,耳目聰明,不饑延年”[24](P120)。

          宋代養生風氣盛行,對補益類藥材的需求量增大。在日常的食療中,對藥材品質要求高,多使用道地藥材,這種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對藥材種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使藥農在種植過程中更加關注藥材的質量,想方設法地提高種植技術,以便產出高品質的藥材。

          四、結語

          宋代科技較前代有了很大發展,農業種植技術日趨成熟。由于宋代經濟發達,藥材市場繁榮,社會需求量大,對藥材品質要求高,從而對藥材栽培技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直接促進了宋代栽培技術的發展。宋代出現了藥材的專業化栽培,藥材栽培已與日常食物生產相脫離。在栽培過程中,宋人發現土質、播種時機、肥料的使用都會對藥材的藥性產生影響。間作法運用于藥材栽培,提高了藥材產量。南宋時所發明的“肉引法”用于茯苓的種植,使產出的茯苓更為優質。宋人也發現,經過嫁接的藥材藥性下降,有的甚至不堪入藥。這些都體現了宋人在藥材種植上“以藥性為核心”的思想。宋代在藥材種植方面的技術多被元、明、清歷代所吸取,對中國的藥材種植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參考文獻

          [1]趙曉明.薏苡[M].北京:中國林業出版社,2000.
          [2]吳存浩.中國農業史[M].北京:警官教育出版社,1996.
          [3]唐廷猷.中國藥業史[M].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07.
          [4] 漆俠.宋代經濟史[M].北京:中華書局,1987.
          [5]韓迎迎.宋代藥材產地、市場及相關問題研究[D].西北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1.
          [6]許文剛.宋詩與宋代藥材研究[D].西北師范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6.
          [7]盧嘉錫.中國科學技術史·農學卷[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0.
          [8](宋)傅肱.蟹譜[M].北京:中華書局,1985.
          [9](宋)王象之.輿地紀勝[M].北京:中華書局,1992.
          [10](宋)蘇頌.本草圖經[M].合肥:安徽科學技術出版社,1994.
          [11](宋)趙與峕.賓退錄(卷三)[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
          [12]胡道靜.農史論集·古農書輯錄[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
          [13](唐)韓鄂.四時纂要[M].北京:農業出版社,1981.
          [14]化振紅.分門瑣碎錄校注[M].成都:巴蜀書社,2009.
          [15](宋)陳旉.農書[M].北京:中華書局,1985.
          [16](宋)周密.癸辛雜識[M].北京:中華書局,1988.
          [17](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
          [18](宋)莊綽.雞肋編[M].北京:中華書局,1983.
          [19](宋)陸游.老學庵筆記[M].北京:中華書局,1979.
          [20]史繼剛.宋代藥局建設和藥品經營管理[J].西南師范大學學報(社會哲學科學版),1994,(2).
          [21]單鵬.述宋代土貢之特點———以“元豐貢”“紹興貢”為中心[J].大慶師范學院學報,2009,(1).
          [22](宋)張世南.游宦紀聞[M].北京:中華書局,1981.
          [23](宋)林洪.山家清供[M].天津:天津科學技術出版社,2003.
          [24](宋)陳直.壽親養老新書[M].北京:中華書局,1979.

          梁松濤,蘇紅.論宋代藥材種植技術[J].農業考古,2020(01):116-122.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护爱网